Tell me that it’s not a dream.

美人张扬跋扈的样子一点也不狼狈,我告诉你。说实话,有时我甚至我根本意识不到她美在哪里,但我还是说她很迷人,因为拒绝不了。眼高于顶的漂亮女人一般都会落得悲惨结局,但是温婉的大和抚子似乎也不怎么幸福:共同点就是所有人都很痛苦。

从一种角度上来说,我痛恨那种女人。自恃美貌便横行霸道,下流又无耻,蠢得要命。换一方面,这样毫无理智的行为会让她们显得更美,放荡的笑容好像灯红酒绿中钻石闪出的光,那是不自量力的漂亮。我愿意为她一去不回的无知付出些代价。

但我还是不甘心。我想的是有一个美丽而沉默的女人。我们相爱了,但我们永远不会幸福。也许曾经有过一段平和的、令人怀念的时光,那也都过去了。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做...

喜欢大家看完我的东西后能多少感受到一些想法...谢谢每一个红心蓝手和评论

不说这个的话,物件我没什么很偏好的

喜欢冬天的早晨和夏天的夜晚

我们是在河边遇到的。当时我正低着头,匆忙地和左右行人说“借过”。一般来说我这样做是漫无目的的——没有真正要紧的事,但把自己弄得很忙会让我愉悦。可我今天确实有事要干:接下来我要旅行几天,为的是去别的地方取景。出行对我来说不简单,我的房间并不杂乱,但其实对生活了解很少,所以现在正要去买个拉杆箱,只是让事情有个开头罢了。至于里面装什么,怎么摆放,我完全没有头绪。

就在这嘈杂的人群里,我远远地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,头发像冬日清晨会有的冰冷雾气。他走近了,即将经过我。男人将电话贴在耳边,微微笑着,语气很温和,说的话却不太客气。我急着走路,太晚了店会关门,所以只匆匆地叫了声:爱德蒙。

他侧过头来看我,有...

又事我

银河

写给 @Toxicant


他们决定在圣诞夜离开这个城市,去往哪里都好,只要能抛弃过去的背叛与爱。两人真诚地说,我觉得我现在是真的爱上你了。街角的灯光闪烁着。

有足够多的时间让他们在白天作乐,但气氛显然不如夜晚热烈,而在一片有温馨火光的黑暗中走向未来,那实在令人憧憬。黎明时在遥远的地平线上,有一条银色光带,冲着月亮的方向一直延伸到北极星。“那是什么?”爱德蒙在昏暗中靠着墙,坐在床边自言自语。他好像在疑惑那光带,然而内心是考虑着今晚的决定。他是要靠表面来掩饰真实想法的人。如果离开这里,就说明是一次永别,他们有太多事情要做,来不及故地重游。天草因为灵感短缺画不出作品已经困扰很长时间...

他看见了那桌子上的女人。微笑着,眼神像温柔的月光。她是某个人留起长发,无声无息地覆盖住后背。“那是......”

“那是什么,爱德蒙?”天草无声地走进来。“是什么?”爱德蒙怔然地、恍惚地看天草,好像从他的皮肤下看到血肉,看到了潜藏的幽灵。多年前我也见过你,见过和你一样的人,可那是谁呢。

“她是——”

于是天草看着他无措的样子,笑了。他拉开窗帘,月光洒进来时笑了,摊开手说那是妈妈对吗?风呼呼灌进来,他说你一直梦到她,但她不爱你,甚至根本不存在她,是吗?

爱德蒙看着发笑的他。“我见过她,我认识她——”他眼神追随着天草,很轻地说。

最后天草收起笑容,平淡地说:“这谁也不是。她是我画出来的人...

因为我生来如此,永远如此。你说我得不到爱,说我性情古怪善恶扭曲,那你比我多了什么呢?你会笑,我不会笑;你会哭,我不会哭。我要默默看着所有人。我不伤害谁,也不对谁好。如果没在经过你时感叹今天的天空好暗,那你失去了什么吗?血管是河,鼻梁是川,双腿是树,双眼是井。一片森林在雾里走,没有血也没有肉。但要是我在凄惨的,已经失去了的某个夜晚说,我从来都生活在这种痛苦里,没人说这是错的,因此它是对的——所有人都会悲痛地抱住我,说孩子是无罪的,我也是受害人,一边说着嘴里一边冒出苍白的、缓慢的雾。我会在里面看见无数熟悉的人影,但什么都和我没关系,于是抬手把玻璃打碎了。根本没有,房间里谁也没有,但那也没关系。所以...

梦中沟壑

天草明显地感受到,爱德蒙没有那么爱他了。他不记得在哪天——那是个痛苦的、不值得纪念的日子,爱德蒙在后院看见一只猫的残骸。细胞都是新鲜的,除了温度完美无瑕。天变黑了,猫变冷了。

爱德蒙说:“猫一开始就是变温生物。”天草问他:“哪来的?”回答说:不知道,应该是狗咬死的。即使猫没有当场死去,那也会染上狂犬病。“冬天难捱的日子要来了。”他们本可以回到城市的家,好无数次重演相遇。真正让他们爱上彼此的是那次大霍乱,他们从未感到对方如此重要,值得抛弃一切保全性命。于是两年前的今天二人定居在这里,而一切慢慢变了。爱德蒙对他说,他的初恋死在了这场战争里。他最初告诉他自己头晕、腹泻。“我说你是染上了霍乱,要去大...

https://peing.net/zh-CN/76out?event=0这个好有意思。。来玩呀(´・ω・`)

一旦你仗着美丽肆意行事,我便爱着你的同时又恨着你,觉得每一次微笑都无耻又高贵。但我明白我是无法割舍你的。失去你后我连着流了三日的泪,在镜子里能看到你的手轻柔诱惑地抚摸我的脸颊,指甲尖上点的一小块血红色也显得那么不知廉耻。你告诉我这是上一个为你献出生命的人的血,我也愿意这样吗?我抑制不住要呕吐的感觉了,浓烈的血腥气味包围着我,只有那指甲上真正的血液有一股清香幽静的味道。我捂着嘴,涕泪交加地说我愿意。然后我什么也不记得了,起来时看见自己也是那张惑人的脸。我笑了,空壳却不笑;我哭了,它也跟着哭起来。

1 / 13

© 76-out | Powered by LOFTER